您的位置:首頁 > 澧蘭

春已來,花正開

2022-02-16 09:19:33  來源:張家界日報  作者:甘武進  閱讀: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

    當柳枝鵝黃柔軟起來的時候,枝頭芽苞鼓脹起來的時候,春天悄然來了。

    書桌上的水仙保養得很好,亭亭玉立,生機盎然。水仙花似紅袖添香的美女,開始綻放自己的美麗了。一朵朵的花苞在綠條的頂端呈現出來了,終于在爆竹陣陣的脆響里,演變成了一場轟轟烈烈的花事。初開的水仙花,花兒并不大,但花片雪白,盞兒金黃,玉質冰肌,香氣芳遠,一派超塵脫俗的仙子模樣,令人心生暖意。

    透過窗戶,院中花圃的梅枝上,晶瑩的積雪緩緩融化,漸漸露出蛋黃色的花朵,經過一夜春風,便爭先恐后綻放在枝頭。綠萼梅花如碧玉,鑲嵌在枯枝上,隨風輕舞嬌艷欲滴;玉蝶梅潔白素凈,如樸實的村姑在林間翹首觀望;濃妝艷抹的墨梅,萌動一樹春的心思,張揚生命的渴望……“驛外斷橋邊,寂寞開無主”“零落成泥碾作塵,依然香如固”。在我們最渴望溫暖與生機的日子,梅花把她蘊含了一生的美麗送給人間。

    “聞道春還未相識,走傍寒梅訪消息”。這傲雪的寒梅,正是報春的使者?!懊坊ㄖx后知誰繼,付與幽花接續香”。這幽花便是蘭花。蘭花日沐陽光,夜吸朝露,體態柔美。伴隨著陽光雨露,那晶瑩的露水從花瓣滴到葉子上,花開了。仔細嗅嗅,有一種獨特的清新淡雅之味。她不是花中最奪目的,可卻最有魅力。山花爛漫時節,它并不是在叢中笑,獨守著一份孤獨和寂寞,如謙謙君子般展現著它的那份清幽與淡然。

    站在院中,那株山茶現出春的氣息。陽光像母親在懷里捂熱過的手,輕撫山茶的臉,拭去她被寒風吹蝕的淚。山茶睜開了朦朧的眼睛,露出欣喜笑容。剛剛綻開花苞的山茶花,猶如一個個朝天的鈴鐺,稍有輕風拂來,便雀躍歡呼;綻放笑臉的山茶花,有的綴在枝頭“蕩秋千”,如少女婀娜多姿,有的掛在枝腰,有的綠葉遮掩,心形的花瓣疊疊層層,開得芬芳馥郁,開得歡快舒暢……滿院都是清香和美麗。

    “俏也不爭春,只把春來報”。小區公園里的迎春花粉墨登場了,有的展開兩三片花瓣兒,像是剛剛蘇醒過來;有的花瓣兒全展開了,如一只只金色的喇叭,在陽光下吹響了春天的集結號;有的還是花骨朵,含苞欲放,像一群活潑的金色小精靈。那些花兒成群結隊,一簇簇,一團團,手拉著手,肩挨著肩,連成一片,帶著生命的希望,給大地增添了金色的光彩。

    輕雷響起,一場春雨,一場暖,鄉下杏花開了?!凹t杏枝頭春意鬧”。那白嫩嫩的花瓣,圍繞著黃黃的花蕊站在花蒂上,讓人愛憐。那些嬌嫩的花精靈,在春雨里盡情舒展,燦爛了枝叉枯寂的思念,芬芳了群山酣睡的春情?!靶且灰孤牬河?,深巷明朝賣杏花”。這是人們對美的憐惜。春意凝結在詩人心頭,詩情雖不能解決生計,但缺少了詩意,生命便只剩下了生活。

    翻過山崗,耀在眼簾的是一樹樹桃花。桃花的色彩澄明而艷麗,像大方而嫵媚的女子,令人歡喜,被人想念。開花的桃枝上還沒有長出綠葉,朵朵嬌艷的花兒緋紅著臉,簇擁追逐,浩浩蕩蕩鋪滿枝頭,于是,看花的人激動起來;于是,詩人會發感觸:“去年今日此門中,人面桃花相映紅。人面不知何處去,桃花依舊笑春風”。眼前的惆悵與美好的回憶交織,生活變得有滋有味。

    地里的油菜花開了。遍地金黃,燦爛著春天的田野。步入田間,我們看到油菜花也調皮了:有的迎風披露,靜享春風暖陽;有的點頭哈腰,笑吟吟地看著蜜蜂蝴蝶在身上穿花授粉;有的故意彎著腰橫攔在田坎中央,如不慎跌倒的少女任性撒嬌,讓路人不得不彎下腰輕輕扶起,將每株沉甸甸花串重新推回地中間,與她們姊妹攜手并肩傲笑春天。

    不過,花兒爛漫繁華后,有多少花能結出甘美多汁的果實?我無從知道。春去了又來,歲月卻不是曾經的歲月;花落了還會再開,花朵卻不是曾經的花朵了。我只知道一年間,有的朋友完成了從花到果的完美轉換,綻放另一種花姿;有的朋友猝然病倒,至今尚在親人的焦慮中行在漫長的康復路上;有的朋友中年得子抱上了可愛的小不點,也有的朋友事業未成婚姻卻走到了盡頭……

    “甘泉滌盡凡塵事,偷得浮生半日閑”?;ㄏ嗨?,香依舊;春相似,人已非。人生不易,在這春回大地萬物復蘇的時節,我們不妨卸掉庸俗瑣事,去郊外尋覓春花,追逐春天花開花落的行蹤。融入自然沐浴在春光里,將自己的軀殼來一次吐故納新,任春來春去,重新審視心靈,然后在淡然中溫暖前行:春已來,花正開,春天真好。




    返回欄目[責任編輯:張家界新聞網]

舉報此信息
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
日本黄色视频